本站诚实介绍"肃宁"和"香港",学习HK,推动Suning国际化。

Suning County News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Suning County News >

肅寧北曹莊48烈士英跡

本文发布时间: 2015-May-22
本文内容:

老來蜇居故裏,常在村後梨園棗行間盤桓。小的時候,這裏有一條通往鄰村的路溝,能走大車。這些年墊溝,車道被截斷,也就沒有了三輪車、拖拉機的咆哮沖撞。盛夏,綠樹遮天蔽日,枝椏間常有棲息養神的麻雀、喜鵲和剔刷羽毛的燕子。樹陰下有低頭扒食的雞和怡然啃草的羊。68年前,侵占河間的日軍傳言即日攻占肅寧縣(Suning County),百姓人心惶惶。當此危難時刻,北曹莊來了一支奇異的隊伍,在滴水成冰的深夜,戰士們恐怕驚動群眾,就在農家門外靠墻休息。起得早的人家開門一看,都感到驚奇。那些戰士軍服破舊,腳上穿著用麻繩、布條編的“草鞋“,每人還有一頂草紮的偽裝帽。他們說話和氣卻很難聽懂,用手比劃著自我介紹是“老八路”,來這裏打鬼子的。鄉親們見此情景感到很歉疚,立刻把部隊迎進家中讓到熱炕頭上。戰士們住下就挑水掃院子,然後就在各家隱蔽休息,真正是秋毫無犯、雞犬不驚。次日,盤踞河間的日軍200余人西犯肅寧,駐北曹莊的“老八路”一個連隊火速拉到外村奮起阻擊。當時的日軍將驕兵狂,根本不相信有誰敢阻截他們,遭到痛擊後就在炮火掩護下吼叫著猛撲上來,好像能把我軍一口吞掉似的。“老八路”據守的王家墳陣地被打成一片火海,百十棵柏樹立刻彈痕累累枝椏零落,有的墳頭被炸去半截,但我們的戰士卻牢牢釘在那裏連續打退敵人幾次猛攻,陣前敵屍橫陳,陣地巋然如山。為消滅中堡店村東娘娘廟的日軍機槍火力點,我們一位年輕的戰士匍匐迂回接近敵陣;連投兩彈消滅了敵人。但因投彈距離太近,自己也被炸傷,腸子拖出腹外。這位剛毅的戰士鼓起最後的勇氣一手托住腸子,一手抓過機槍艱難地返回我軍陣地,壯烈殉國。北曹莊戰鬥痛殲了鬼子兵,振奮了人心,“老八路”也付出了高昂的代價。由於這支部隊很少在平原作戰,加上地形對我方不利,我軍有48人壯烈殉國。戰鬥結束,部隊迅速轉移,村民把散埋在幾處的烈士遺體集中起來重新安葬。我那年9歲,至今還記得當時的情形。人們看到,有的烈士衣袋裏裝的竟是趴滿糠皮的谷面餅子和糊焦的鍋巴。“老八路”就是吃著那樣的東西獻出生命打敗敵人的。掩埋烈士的鄉親們有人垂淚嘆息,有人失聲痛哭。後來才知道進駐北曹莊的隊伍是120師 716團第十連,那是一個戰鬥作風頑強的老紅軍連隊。很多人來自遙遠的湘鄂西**根據地,經歷了千難萬險的長征,又從晉西北跋山涉水來到冀中,犧牲在北曹莊,做了無名烈士。後來我當了兵才知道,功勛卓然的人並不一定就會顯身揚名,戰爭中太多的不確定因素留下了多少讓人無奈的遺憾!7年後,烈士墓地周邊五個村的群眾追念他們的風操功業,集資為他們豎起了墓碑,清末撥貢張春軒先生滿懷激情撰寫碑記,盛贊英烈“光明皎潔如日月,英名長存若山河“。20世紀末,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、原716團政委廖漢生和中國人民解放軍裝甲兵司令員、原716團團長黃新廷兩將軍,都沒有遺忘在那次苦戰中殺敵殉國的英烈,先後臨墓憑吊。廖副委員長慨然題詞:“抗日英烈永垂不朽“,並由當地政府將其鐫諸碑碣。烈士墓的東側,還有一些見證了當年兩軍廝殺的老棗樹。現在它們又在墓旁做了英烈的近鄰。初夏,它們為墓地飄溢一個多月的濃香;仲秋就掛上滿樹紅晶晶的蜜果;隆冬又舞動鐵青的枝杈搏擊來自漠北的冷風。從不要人們施肥澆水,永遠怡然奉獻。其性、其情都堪做無名英烈的天然知己。如今,48烈士墓成了肅寧縣重點文物保護單位。每逢清明節,一隊隊中小學生高舉共青團、少年隊紅旗來到這裏掃墓紀念。


(本文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。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本网站以及域名有仲裁协议。

Suning County (肅寧縣 ; 肃宁县) (traditional Chinese: 肅寧縣 ;
simplified Chinese: 肃宁县 )

Suning Internationalization

根据中国《地名管理条例》第八条规定,
"肃宁"的字母拼写为汉语拼音 suning

本网站诚信介绍"肃宁县"(Suning County, China),Suning 是中国地名。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》第五十九条规定,注册商标中含有的地名,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。

依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》第十二条和第十四条、《伯尔尼公约》等国际版权公约的规定,本站对部分文章享有对应的著作权。网站绝非简单内容堆叠,也并非网站网址模版。


2019-May-25 11:41am
栏目列表